天竺山的历史烟云

文章附图

天竺山原名牛山,以其山势似老子西出函谷关所骑青牛而得名,又因山中有三个直入云霄的巨峰,故又名天柱山。清朝中期山阳知县秦凝奎,上山游览,见三个主峰不仅高耸云汉,而且峰柱中心空虚,峰形粗细凹凸,峰之周身苍松倒挂,藤萝蓬扯,遥看犹如翠竹挺拔,故改名“天竺山”;另一种说法是:在宋时佛教传入山中,人们引用佛教著名的“天竺国”之名,将“天柱山”改为天竺山。

天竺山道教的起源及其宗派

  天竺山由于风景绝秀,很古就被人们认为是神仙居住的圣地,是神仙家和方士们活动的重要场所。道教形成之后,它自然成为道教的洞天福地。

  天竺山道教历史悠久,源远流长。据《山阳县志》记:道观始建于隋唐,迄今已有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。是罗公远真人和吕洞宾祖师先后来此传道,住在摩天岭下的一个山洞里(即现在的朝阳洞道观),供奉老子牌位,后人遂在此创建庙宇称“老子殿”,最早时间应是唐高祖武德七年(624),为天竺山道教的开端。继之于唐贞观三年(629)起重修铁瓦殿,内奉老子像。宋时,邵康节以吕祖真人梦中点化,于“老子殿”旁兴建“吕祖殿”一座,内奉吕祖神像,并在山中注释过《周易参同契》一书。由于道观历代兴衰无常,山上住持各异,故在唐、宋、元三朝代中没有一个统一的教派和规范,都是各推其宗,各行其门。直到明洪武四年(1371),四川道士李木善,上山后重振道风,遂为全真道场。李羽化后,其弟子刘合明继任,博传道义,发展教徒,收门徒一百多人,创立教规和戒律等制度,并刻印《皇经》《皇忏》《四品经》《七真传》等道经,始建立道观方丈之职称。自此后天竺山才有了一个较为规范统一的组织机构。刘合明与他的后继徒弟前后在山住持三百多年,是最鼎盛时期。到清康熙年间山中逐渐衰落,方丈之职失传人,勉强持续到乾隆年间,眼看这一道教场所即将消失,湖北武当山太子坡道士王圆吉,于乾隆二年(1737)正式来天竺山任住持。他是全真龙门派第十九代弟子,到山后兴振宗风,选收道徒,三年间使山中教风重振,道气盛新,复立方丈职称和组织机构。自此天竺山道教才规范成仪,代代相袭,为全真龙门正宗,法眷应是武当山太子坡。

天竺山宫观与名胜古迹

  天竺山著名的宫观有“铁钟坪”、“云盖观”、“铁瓦殿”、“朝阳洞”四观。

  铁钟坪又名双峰观,是天竺山道教活动中心。铁钟坪的得名是唐贞观末年(649)周清峰任住持,曾在双峰观铸子母钟三口(各重千余斤),故后建观以铁钟为名。“双峰观”之来由,相传汉武帝有一公主自幼看破红尘,应女锅娘娘的指点,逃至天竺山一个主峰中隐居修炼,得道后飞升,因其飞升之峰是一杆双枝,故又名“双峰观”。

  铁钟坪是天竺山建筑最宏伟的道观。位于“云盖观”以下二华里处,夹护在群峰迭嶂、苍松翠柏之中。庙观依山而建,随山势而蜿蜒。后倚玄武峰,前向朱雀峰,左有青龙岭,右有白虎崖,四方峰岭将庙观严严环围,构成一幅生动绝秀的图画。从山门步入,第一个殿堂为“灵官殿”,两侧有钟、鼓二楼,正殿为“玉皇殿”,沿左层依次有“救苦殿”、“万圣楼”、“斗姥殿”、“无极殿”,配殿有“太白殿”、“娘娘殿”,侧排有客厅、厢房等。其殿堂雕梁画栋,飞檐点金,构造精细严紧,整个建筑群错落有致,壮丽宏伟。再与四周群峰翠树映衬成趣,静动相托,更显幽雅静谧,醉人心扉。

  其主要名胜古迹有“二十四峰”之一的“四象峰”、“桂至华墓”、“九重楼”、“月亮洞”、“葫芦石”、“罗汉洞”、“压妖石”等。四象峰,即铁钟坪道观四周之朱雀峰、玄武峰、青龙岭、白虎崖“四象”;桂至华墓:桂至华是原天竺山一名道士得道后于民国二十年飞升,威灵显应,故后人给他树立一牌楼,上刻“桂流万代姓名不朽,至宴蟠桃荣华一洞”的佳联。其墓位于铁钟坪以左的“青师岭”上;月亮洞:在铁钟坪以南二公里处,原名月亮岩,由于其洞形酷似皓月悬空,夜间常显奇观,发出亮光又挂于万初陡崖之上,遂名月去亮洞。洞高五十丈,宽二十丈,内有殿堂六间,洞口有石山门一座,雄伟壮观。洞内冬暖夏凉,环境静幽,是道教徒养生修炼之地,也是游人必游之景点;葫芦石:位于铁钟坪以下二公里,石高千余尺,上大下小,中间有一洞,顶上有一株万古苍松俯垂于石身,迎风招展,如葫芦上的飘带。传说太上老君一次赴蟠桃盛会,因酒醉驾云遨游,将其装丹的葫芦丢下凡间,倒插入天竺山半腰中,就有了“葫芦石”这一绝景;罗汉洞:又名狮子洞,地处铁钟坪下三点五公里的峭壁中,洞口外突、两边各有一狮子,中间有一金球,名为“双狮戏金球”。传说以前每到三月三这一日,山中百兽都来此洞中朝拜狮王,故名“狮子洞”。后于明嘉靖年间在洞中修塑五位武神,遂改名“罗汉洞”。九层楼:位于葫芦石的右上侧,天然生出楼阁九层,从洞口入内里面呈现空虚,形态逼真如建,为道士修炼之宝地。压妖石:在铁钟坪前峰一华里,石高五丈,宽三丈,顶呈圆锥形。相传在唐时因有一狐狸精修成后行妖作怪经常吃过路之人,天神要将其收灭,恰遇吕祖路过,妖精忙跪吕祖面前求饶,发誓以后重存正念不再作孽,吕祖怜其修炼不易且有悔改之意,即遣一大石将妖压下,叫它再度修炼日后来度此身,后人就将此石叫“压妖石”。除此外还有“笔架石”、“净云峰”、“摘星峰”、“太白峰”、“绣女峰”、“飞升峰”等等都是“二十四峰”、“二十四洞”之一的名胜景点,是道教之福地和游人赏景之景域。

  云盖观(原名大顶),此观建于天竺山之顶巅,常年云雾盖顶。云盖观始建于唐贞观九年(634),主建有“三教殿”、“雷祖殿”、“灵官殿”等。殿宇依山立座,笼罩在古桧苍松之中,虽然构造疏简,但布局有序,古朴典雅,自然大方,犹若仙境一般。

  站在巨峰顶巅探身俯视,千山万岭皆现眼底;雨后观云海,波涛巨浪汹涌澎湃,唯独此山飘浮于云海面上,身边偶有白云游动,这时真令人心旷神怡,飘然若仙。难怪一些文人墨客都于岩壁挥刻诗篇,表达览感。道教著名人物邵康节就曾写过这样的诗句:“一簇烟岚锁乱云。孤高天柱好栖真。从今但作西归计,免向人间更问津。”若在夜间,皓月皎洁,繁星闪烁;山下万家灯火,身边阵阵清风拂过,此时此刻使人心神陶醉,仿佛在天宫中漫游;这里晨可观旭日东升之壮丽,晚可赏彩霞夕照之异景。“云盖观”东有“天柱峰”,西有“黑龙洞”。“黑龙洞”是天旱人们求雨之地,因龙神灵显四方,故朝拜者如云;洞背面有“惊天鼓”,每逢甲子年响一次,每响一次定有一位成道的人。距云盖观五公里处有一天然“石门”和“石鼓”两者对立坐落,相传石门里面全是珠宝金银,石门顶上有一洞,里面有青龙守护。山下有这样一句传言:石门对石鼓,金银二万五。在石鼓斜侧不远有一石蜡高耸,烛泪斑斑,如真的一样。据说一旦石鼓震响,石蜡燃光,石门就会自己打开。奇异的景观,神秘的传说,使慕名而来的游客络绎不绝。

  铁瓦殿,位于“云盖观”以南六华里处的苍龙岭下,因当时创建庙观山风凛烈,为抵御狂风,后铸铁瓦盖之,故名铁瓦殿。铁瓦殿,据《县志》载:建于唐贞观三年(629),由超古主修,当时创铸铁瓦长三尺,重四十多斤,铁锈斑斓,是山中的珍物。其主建筑有老子殿、客厅、厢房等。庙殿依山而建,掩映在翠林苍松之中,庙后山迤如椅,层林叠翠,古老的殿堂就坐落在这椅形之中。身立苍龙岭上极目远眺,远山近景,美不胜收。在铁瓦殿傍有铁板一块,长一百一十丈,宽四十五丈,埋于土中,传说此铁板不能动,动则冰雹雪雨即临;在殿后上方有两株“千年鹤松”,相传是唐吕洞宾手植。古树形似仙鹤站立向长空而鸣,虽历经风霜千古,但至今仍枝繁叶茂,浓荫欲滴;在“千年鹤松”旁依序有“水塔”三个,塔建于宋时,高5.5米,俱用巨石垒成,上尖下圆,雄伟壮观。因山中无水,故造塔以压水。今泉水潺潺,饮之能治百病,故游人到此都必饮水品泉,以保健康。铁瓦殿底下有“上天梯”、“二道岩”等,地处峻险,景致绝优。

  朝阳洞,位于天竺山西南方,其宫观始建于唐高祖七年(624)。“朝阳洞”因旭日东升,光照洞中故得此名。其洞顶悬岩如刀削,洞前深涧万丈,庙观就挺立于半岩中,地势雄险惊心,景色优美迷人,是山中一绝佳景观。主要殿堂有:老子殿、祖师殿、娘娘殿。殿堂雕刻精细,壁画出新,整个建筑紧密精巧,有条不紊,独具一格。在这里不仅能赏景观光,而且可以领略到古代建筑和绘画艺术之风格。洞不远处有“青龙背”、“独木桥”、“阎王偏”等名胜景点。

宫观沿革

  天竺山道教自隋唐始建以来,屡经世变,兴兴废废。最早是唐罗公远真人、吕洞宾祖师到山传教,是天竺山立教之始源。隋唐建立宫观三处,即:“朝阳洞”、“铁瓦殿”、“云盖观”。后于民国年间再创建了“铁钟坪”。

  自唐初建朝阳洞后,于唐贞观五年(631)由李慧创建“老子殿”一座,厢房五间。北宋邵康节于老子殿旁建“吕祖殿”一座,先后立碑面五块。到南宋时因遭兵燹,庙宇荡然无存。到清光绪九年,曹延进上山率领道众勤俭节约,募化集金,才重修朝阳洞山门、殿堂、神像,其中以“祖师殿”为主殿。

  铁瓦殿与朝阳洞一样,在南宋以后逐渐衰落至元末庙毁无人。明洪武四年(1371),四川道士李本善来后,才恢复原貌。

  云盖观原名大顶,位于天竺山巨峰顶巅,主要殿堂有“三教殿”、“雷祖殿”、“灵官殿”和厢房共十六间。宫观建于唐贞观九年(634),由李慧主建。到宋时渐渐衰败,后八百铁头僧入观使道教活动终止。从南宋至宋末这期间“云盖观”均为佛教所有,佛教传入山中由超古主修,创修“佛爷殿”一座和“佛爷像”三尊,后也毁于战火硝烟中。到清乾隆六年由吴明慧重新复修,把原“佛爷殿”移迁靠北而建,改名“太清殿”,内奉“太上老君”、“慈航道人”、“披毛祖师”三尊神像。

  铁钟坪,据“碑碣”载:创建于民国五年(1916),龙门第二十一代监院张至所建。主要建有“玉皇殿”、“斗姥殿”、“救苦殿”、“无极殿”、“万圣楼”,配殿有“灵官殿”、“太白殿”、“娘娘殿”,门楼两侧有钟、鼓二楼,客厅、厢房共一百多间,神像九十余尊,碑碣十二面,住庙道士一百多人,是天竺山最大的活动场所和最宏伟的建筑群。自此天竺山宗教活动中心以铁钟坪为主。

   1946年,革命军队转战商洛路经天竺山,曾将军队三百多人驻扎在铁钟坪道观,观中道士热情招待并治养伤员,当时带军首长是李先念,李首长在铁钟坪住十几日,与张至正监院建立了深厚的友谊,军队临走时,张至正予以掩送和做后勤工作,使部队顺利通过。解放后,李先念曾派夫人林佳桅不辞千里来看望张至正监院。


分享到: